1. 历史人物 > 历史杂谈 >

三国时期的薄葬风俗论述(4)

  只有向圣贤学习,使逝者的“魂灵万载无危”,才是真正的忠臣孝子。这样强调,曹丕仍放不下心,又发下了如下毒誓:“若违今诏,妄有所变改造施,吾为戮尸地下,戮而重戮,死而重伤。臣子为蔑死君父,不忠不孝,使死者有知,将不福汝。其以此诏藏之宗庙,副在尚书、秘书、三府。”

  对那些不按要求薄葬自己的“不忠不孝”的“蔑死君父”之徒,曹丕不但发誓不保佑他们,还咬牙切齿地说要将他们“戮尸地下,戮而重戮,死而重伤”!为了薄葬而发出如此软硬兼施、不顾体面的诏书,并要“藏之宗庙,副在尚书、秘书、三府”以敦促臣子执行,毫无疑问,实在是出于对“焚如之刑”一般的掘墓之举的恐惧而为。

  其次,经济的凋敝,也极大地促进了薄葬风气的形成。

  东汉末年,天下大乱,最终导致三足鼎立局面的形成。军阀逐鹿,战火纷飞,造成曹操诗歌《蒿里行》中所描述的“铠甲生虮虱,万姓以死亡,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。生民百遗一,念之断人肠”那样的悲惨世界,人相食的恶讯不绝于耳。在这种生民凋敝、国用紧张的情况下,禁止对社会财富造成巨大浪费的厚葬则是必然趋势。曹操在终制中所言“天下尚未安定,未得遵古”自是实情,前引《宋书·礼志二》所言“建安十年,魏武帝以天下凋敝,下令不得厚葬。又禁立碑”更为明证。

  其三,老庄追求自然思想的流行,也对薄葬风气的形成起了一定推动作用。

  东汉末的大动乱动摇了儒家思想的正统地位,再加上司马氏专权于魏而对异己力量的大肆打击,导致老庄思想在曹魏知识分子中流行起来,玄学勃兴的局面形成了。玄学家们推崇的祖师爷庄子,就坚决反对弟子们厚葬自己。《庄子·列御寇》中载其反驳弟子们的理由为:“吾以天地为棺椁,以日月为连璧,星辰为珠玑,万物为赍送,吾葬具岂不备邪?何以加此!”

  庄子这种力主薄葬以顺应自然的思想,对后世的影响很大。西汉时的杨王孙,就是为了追求这种返朴归真的自然“道情”毅然“裸葬”的。他说:“且夫死者,终生之化,而物之归者也。归者得至,化者得变,是物各返其真也。反真冥冥,亡形亡声,乃合道情……且吾闻之,精神者天之有也,形骸者地之有也。精神离形,各归其真,故谓之‘鬼’。

  ‘鬼’之为言‘归也’。其尸块然独处,岂有知哉?裹以弊帛,鬲以棺椁,支体络束,口含玉石,欲化不得,郁为枯腊。千载之后,棺椁朽腐,乃得归土,就其真宅……今费财厚葬,留归鬲至,死者不知,生者不得,是谓重惑。于戏!吾不为也。”[6](《杨王孙传》)

  道家的这种思想,到了三国时期也被一些士人发扬光大,前述济阴太守沐并的薄葬之举,就是典型。沐并在前面所引终制中,认为当时流行的“阳虎玙璠,甚于暴骨,桓魅石椁,不如速朽”的薄葬理论,只是“儒学拨乱反正,呜鼓矫俗之大义也,未是夫穷理尽性,陶冶变化之实论也”。何为“实论”?沐并解释道:“若能原始要终,以天地为一区,万物为刍狗,该览玄通,求形景之宗,同祸福之素,一死生之命,吾有慕于道矣。夫遭之为物,惟恍惟忽,寿为欺魄,夭为凫没,身沦有无,与神消息,含悦阴阳,甘梦太极。奚以棺椁为牢,衣裳为缠?尸系地下,长幽桎梏,岂不哀哉!”

  这足以说明,沐并的薄葬思想,与庄子、杨王孙追求顺应自然的“道情”思想是一脉相承的。曹魏中后期这种思想的逐步流行,促使更多有识之士欣然走上了薄葬之路。

  其四,东汉末名士对专权跋扈的外戚宦官奢靡之风的反动,也对三国时期的薄葬风气产生了一定影响。

  东汉中后期,外戚、宦官轮流专权!政治极端黑暗,厚葬也成了他们炫耀权势与财富的一种手段。处于被锢禁状态的名士们,为了显示自己的清高,就纷纷采取薄葬的举动,以示对那些浊流的一种反抗。这个问题,时贤徐国荣先生发表于《东方论坛》2000年第4期的大作《东汉儒学名士薄葬之风和吊祭活动的文化蕴涵》已有详论,此不赘述。需要说明的是,一部分名士,在三国中前期成为活跃在政坛的重要力量。他们这种思想,对三国

  时期薄葬风气的形成,也有—定的促进作用。

  三国时期形成的薄葬风气,对两晋南北朝时期的葬俗产生了深刻影响,这在两晋尤为明显,皇家与文武大臣多尚薄葬。晋朝的奠基者司马懿、司马师都遗令薄葬,前文已述及。两人的作法已为其子孙承袭。晋惠帝时,尚书裴頠在上表论及损坏皇陵应处的刑罚时透露了薄葬的信息:“大晋垂制,深惟经远,山陵不封,园邑不饰,墓而不坟,同乎山壤,是以丘阪存其陈草,使齐乎中原矣。”[1](《刑法志》)

  可见,薄葬已成了有晋一代的制度,《晋书·礼志中》言“江左初,元、明崇俭,且百度草创,山陵奉终,省约备矣”可为佐证之一。东晋明帝临终下诏日:“自古有死,圣贤所同,寿夭穷达,归于一概,亦何足特痛哉!……不幸之日,敛以时服,一遵先度,务从简约,劳众崇饰,皆勿为也,”[1](《明帝纪》)

  所谓“先度”,先朝规矩也。不仅皇帝按“先度”提倡薄葬,两晋文武大臣遗令薄葬之举也屡现史籍,太保王祥、司徒石苞、镇南大将军杜预、车骑将军庾冰等为其代表。所可憾者,两晋奢靡之风甚于三国,薄葬之风也不及三国时普及。

  参考文献:

  [1]晋书[M]。中华书局,1974年。

  [2]旧唐书[M]。中华书局,1975年。

  [3]后汉书[M]。中华书局,1965年。

  [4]潜夫论笺[M]。中华书局,1979年。

  [5]三国志[M]。中华书局,1959年。

  [6]汉书[M]。中华书局,1962年。

本文由历史人物网整理发布,不代表历史人物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ishidel.cn/zatan/lishi_5367.html。历史人物网提供全面的古代历史人物简介和历史事件,欢迎收藏本站了解更多历史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8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